Skip to main content

在教室裡使用 Roblox:老師的心得

January 23, 2021

by Genevieve Johnson, Senior Instructional Designer, Roblox


創作者

我們最近開始聽到教師開始使用 Roblox 等平台與學生互動的消息,讓雙方除了日復一日的視訊會議還有另外的互動模式。 在疫情剛開始時,Roblox 教育團隊就準備了一套遠距教學資源,讓教育者可以免費獲得課程內容和學習計畫。 這些課程不僅可以教學生開始創作自己的 3D 體驗,更能讓他們學會在一起學習和玩樂的時候維護自身安全和遵守網路禮儀

在教育者者持續摸索課程和 遊戲聚會的方向時,我們找來了兩名成功對學生運用我們的教育資源 * 的人士——位於紐約 Islip Terrace 的 Ruth C. Kinney 小學的圖書館館員 Bianca Rivera,和 新加坡東南亞聯合世界書院東校區的圖書館事務負責人 Philip WilliamsBianca 在工作上會和 5 到 9 歲的學生相處,而 Philip 主要負責 11 到 18 歲的學生。 他們的經驗有在《彭博》《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刊登,我們自然也想進一步了解一下。 在我們慶祝聯合國國際教育日的同時,我們也應該把握機會向這些思想前衛的教育者學習。來聽聽看他們有什麼話要說吧!

您一開始怎麼發現 Roblox 的?

Bianca:雖然我目前是學校圖書館的館員,但是我從 2015 年到 2019 年在一間公共圖書館擔任過兒童區館員。 小孩子每天下課後大概會在下午 3:30 進來,一直待到 6:00 左右才回家吃飯。 他們常常會為了繼續玩 Roblox 而求我多給他們一點電腦時間。 我們規定一次只能給小孩一個小時的電腦時間,但是我看到他們對遊戲的熱情也束手無策,只好多給他們一個小時。 我那個時候還不知道 Roblox 是什麼,不過我很快發現既然小孩子那麼喜歡它,我們就要利用這個機會!

Philip:我在我前一間任職的學校的時候,小學圖書館的常客把 Roblox 介紹了給我,並向我保證它非常具教育性。 他們給我看了 Roblox Studio 的使用方式,從那之後我就一直在這條路上了。

什麼原因讓您開始使用 Roblox?

Bianca:我在公共圖書館任職的時候有帶過好幾個科技社團。 我發現 Roblox Studio 之後就迅速籌備了一個 Roblox 遊戲設計社,不定期的聚會持續了差不多一年。 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到底在做什麼,不過我們很享受那個東弄西弄的過程,這些時光並沒有白費掉。 我可以說的是,說服公共圖書館成立 Roblox 社團比說服公立學校來得簡單,不過我目前還在繼續向校方人士做推廣。 我覺得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認同 Roblox 了,尤其是當他們認識 Roblox Studio 和 Roblox 數位禮儀教材之後。

Philip:我之前在泰國的學校工作的時候,學生會在教室組裝戈德堡裝置。 疫情導致封城之後,我們很自然地透過模擬連鎖反應去探索 Roblox 的物理引擎。 我也解此機會去了解 Roblox 的基本模型選項,並透過基本的指令碼做出一些好玩的效果。

目前大部分的老師都在使用 Zoom 或其他視訊聊天軟體。 您為什麼會選擇 Roblox?

Bianca:我在公共圖書館的時候沒有辦法管理其他多人平台和資源,只能使用 Roblox。 自從我開始在學校工作後,我就可以使用其他遊戲平台了。 我個人感覺我的學生喜歡在 Roblox Studio 創作體驗的過程不斷實驗,所以我在未來也想在這方面多花一點時間。

Philip:電玩是一項給予很多動力的活動,自然而然地也會創造許多學習的機會。 Roblox Studio 是一個免費、安全且開放地平台,非常適合讓學習過程自然展開。

可以帶我們走一遍您使用 Roblox 進行教學的過程嗎?

Bianca:我會在智慧白板上打開 Roblox Studio,並走一遍 Roblox 製作的範本教學,像是活力之島。 我盡量會遵守標準的「我做,我們做,你做」教學策略。 首先,我會跟學生講需要做什麼,並親自示範。(他們只會邊看著我做,邊做筆記。) 接下來我們會一起嘗試,最後我會放他們自己跟著教學走。 我能不發實體講義就不會發(我在疫情之前就沒有在教室裡使用紙張了!),反而會讓他們用我自己在用的網路教學。

Philip:我很少會針對 Roblox Studio 的特定功能直接進行教學。 我的學生都會同時開啟程式,並在我非常有限的指導之下開始動手。 我的目標是營造一個活潑的學習環境,讓有經驗的學生和新手遊戲設計師合作,在一起探索平台的同時互相給予指導和建議。 我加入對話是為了維持互動的建設性、問一些延伸思考的問題、鼓勵學生持續加強技能及和他們一起享受創作的樂趣。

學生的迴響如何?

Bianca:我的學生知道我有 Roblox 帳號,還會玩上面的遊戲的時候,他們都會表現一種我稱為「暗爽」的情緒。 大部分的學生從來沒有使用過 Roblox Studio,我進行示範的時候他們都會感到敬佩。

Philip:他們會表現出滿滿的興奮和熱枕。 如果他們對電玩開發沒偶興趣的話,我就會朝不同的方向走。 我在做的只是隨著他們的興趣找方法創造更多學習機會。

所有學生都能使用同樣的硬體和軟體設備嗎?

Bianca:嗯,聽起來很諷刺,不過我們的學生因為疫情的關係終於通通可以使用 Chromebook 了。 這項好處非常棒,不過令我煩惱的是 Roblox Studio 不支援 Chromebook。 我想大部分的校區都已經發放 Chromebook 給學生了。 因為這個限制,我只能在 PC 電腦教室裡和科技社的學生使用 Roblox Studio。

Philip:不完全是這樣。 我們在學校找到了方法讓大量的學生擁有探索 Roblox Studio 的可能性的機會。 但是當學生回到家中的時候,我們卻沒有辦法複製這個成效。 他們在學校的體驗讓他們了解到這方面的可能性。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有繼續深入的時間或機會。

您在疫情過後還會繼續使用這個平台嗎?

Bianca:嗯,我絕對會繼續使用。 我希望我在這所學校的時間越長,我就能讓更多同事和主管了解到使用 Roblox Studio 帶來的好處,這對最近倡導的 CS for All(人人皆可寫程式)運動而言尤其重要。

Philip:我剛剛從曼谷搬到新加坡,在一所新的學校任職了。 我正在了解這裡的學生對電玩有多少經驗,還有是否擁有開發遊戲的興趣或經驗。 雖然我才剛來不久,不過我已經感覺到這裡有許多玩家和幾位開發者,這並不是意料之外的事。 我相信 Roblox 會是一個我們非常喜愛的平台。 除此之外,我們也有可能會嘗試其他平台。 我最想做的是幫助學生朝著他們感興趣的地方前進,並了解更多遊戲開發的基本原則和觀念。

還有要給其他教育家或 Roblox 的建議嗎?

Bianca:我目前正在把 Roblox 優質的數位禮儀課程轉換成可以和學生一起用的 Nearpod 課程。 Nearpod 和 Pear Deck 在疫情之下迅速崛起,我認為原因是教師確實需要一個可以透過互動式投影片和學生互動的平台。 小孩在家裡的時候,僅僅螢幕分享一個靜態的簡報是不夠的。 Nearpod 這類型的工具可以讓學生直接和課程簡報互動,很好玩喔! 我們現在已經正式回到學校上課了,不過我還繼續把 Nearpod 當作我的首選工具。 Roblox 的數位禮儀課程會和它做一個完美的結合,我已經迫不及待跟小朋友們分享了!

Philip:雖然很明顯,不過我還是要強調一下對我們和學生的生活的重要性。 學校常常會反射性地忽略、壓制或譴責電玩文化。 有一些學校頂多能做到把教育遊戲化。 但是,這樣做會忽略結合電玩文化和科目學習可以帶來的龐大影響。 如果我們可以深入了解學生感興趣的事物,並聆聽他們對電玩生活地描述,他們其實可以展現成熟的語法和批判性思考。 學生在這個領域可以不僅僅是消費者,更可以成為創作者;把這個可能性和他們這方面的興趣結合的話,在我們面前的學習機會將會廣大許多。 身為教育者的我們一直都可以幫助那些持續在挑戰自我的學生,我們要做的就是發現並抓緊那些機會。

 

* Roblox 設計的免費教育資源和課程規劃可以前往 Roblox 教育平台索取:https://education.roblox.com/en-us/